不只是证据固定:络谱在司法领域的应用探索(理念篇)

日前,最高法司法解释明确通过区块链收集的证据应当确认,引起业内广泛关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正式实施,该规定第十一条写明,“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

这就明确了通过区块链固定的电子数据的法律效力,说明我国司法领域对于区块链的态度开放,未来围绕证据固定的区块链应用或将不断出现。

其实,区块链不止能能用于证据固定领域。

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基于络谱可信登记开放平台,与合作法院落地区块链在破产案件处理中的应用。区块链技术在数据存证、投票管理等重点环节发挥了关键作用。现将司法领域应用的思考分享出来,希望与和您共同探讨。

今天分享的是理念篇。从理念上看,区块链有助于实现司法体质改革目标。

司法是国家司法机关及其司法人员按照法定程序行使法定职权,具体运用法律处理案件的专门工作。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了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加快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维护人民权益,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将区块链应用于司法领域将有助于从技术角度实现司法工作的公平正义。

一是区块链和司法都追求公正,是司法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价值观基础。司法公正是司法的主要目标之一,其内涵即是要在司法工作的过程和结果中体现公平、平等、正当、正义的原则和精神。我国法院院徽用一柱华表支起一架天平来表现公平正直,而区块链用对技术的信任代替对交易对手的信任,即是实现了技术上公正的协议,使技术扮演了一切交易的公正可信第三方的角色。而智能合约是自动执行的数字契约,对公正判定契约执行结果则更为看重。因此公正是司法和区块链的共同追求。

二是司法注重程序正义,是司法领域应用区块链的重要需求。司法注重权力过程的形式性和程序性,程序公正是司法公正的重要体现。我国最高法,最高检多次下达文件或表示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司法公正,实现阳光司法。而区块链是一个对全网节点透明的网络,所有程序按照既定规则执,行,防止任何人作恶,是符合公开透明的计算范式。利用区块链技术改进现有司法程序,进一步提升司法工作的信息化水平,实现司法的程序公开透明。因此不同于很多经济领域的应用,在一些较高信用的经济主体上,区块链的去信任并无太大应用价值。而司法领域即使做到了公正,因程序正义的要求,也对区块链技术有较高的需求。

三是区块链有助于解决司法工作中的一些特殊问题。如电子证据方面,电子数据证据的不稳定性一直影响着电子证据法律效力。区块链技术是一个不可篡改的数据库,能够实现电子证据的固化,从技术层面提升电子证据的法律效力;如智能合约,形式上与司法审判极为相似,都是基于一定的规则,做出决定或审判,只不过智能合约依据的是代码,而司法审判依据的是法律。智能合约具有高度的客观中立性,在一定程度上具有高效性。从长期来看,对于调节各类民事关系,有着重要价值。

司法体制的改革离不开公共法律服务科技的创新,以科技成果引领智慧司法行政技术装备发展。区块链技术有望提升司法工作信息化水平,提升工作效率的同时,提升程序正义的水平,符合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要求,因此有着独特的应用意义。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